数字化转型成“唯一出路”,制造业未来的可能性在哪?
您的位置: 首页 > 正文
数字化转型成“唯一出路”,制造业未来的可能性在哪?
来源: 互联网 2019-08-05 16:49:09

在2019世界工业互联网产业大会期间,2019数字化转型论坛暨青岛CIO联盟半年会在青岛圆满举办,来自全国的数十位企业CIO共聚岛城,一同探讨了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困境与出路。

随着技术的发展与演进,数字世界正在被加速构建,而其与物理世界的联动也变得越来越频繁和深入,这将整个世界的发展进程从工业经济推向了数字经济。在这一背景下,许多人认为,数字化转型已经不是一种选择,而是“唯一出路”。而作为上一个经济形态下的主角,制造企业虽然数字化基础稍显滞后,但如今变革的决心和力度却毫不逊色。

从工业4.0到中国制造2025,从智能制造、智慧工厂到工业物联网、数字孪生,从战略到落地,从概念提出到技术结合,制造业的转型之路正在变得越来越清晰。尤其是在人工智能、5G正当道的当下,制造业的发展也被赋予了更多的可能性。

就在日前的2019世界工业互联网产业大会上,聚焦“智联互通 智享共赢”的主题,大会探讨了工业互联网时代“高端制造业+人工智能”的发展新路径,同时提出了5G时代工业转型升级的新思路。而在大会期间,2019数字化转型论坛暨青岛CIO联盟半年会也在青岛圆满举办,来自全国的数十位企业CIO共聚岛城,一同探讨了制造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的困境与出路。

青岛市工信局工业互连网处周海华处长为论坛致辞

山东省CIO联盟秘书长路晨曦为论坛致辞

数字化转型是企业全方位的商业重构

数字化转型是一个复杂的系统工程,需要从组织管理、流程制定、业务模式、IT架构,甚至是企业文化等方方面面入手,进行全方位的商业重构。对此,国内知名信息化专家杜玮在演讲中总结了企业面临的几大困境:第一,是管理方式的转变;第二,自动化基础比较薄弱;第三,团队之间的协同和联动程度低;第四,异构系统带来的架构复杂性;第五,数据、业务的集成问题。“数字化转型绝不是简单地导入一项技术、或者导入一个系统,如何通过技术的引入推动业务模式和流程的优化,这才是最根本的。”杜玮表示。

国内知名信息化专家杜玮

以智能工厂为例,他从三个层次展开了介绍。最底层是覆盖所有业务的信息化系统,在此之上是数据可视化和流程自动化,最终才能实现顶层的智能化。杜玮认为,真正的智能工厂必然涉及仿真预测应用、业务模型构建、智能决策等方面,其最终目的一定是为了推动业务优化和变革。然而,由于企业特征各有不同,选择的切入点也会有所差异。比如,对于多品种小批量的制造企业来说,最大的管理难点是生产计划的安排和库存的管理,因此他们最关注的就是订单交付周期的浮动、标准化应用的推进以及人机的自动化协作。

因此,每个企业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都要根据自身情况进行战略路径的规划,避免陷入某一个误区。杜玮表示,企业可以围绕以下八个方面进行思考:第一,包括自动化、少人化等方面的流程优化;第二,物流的布局;第三,包括结构化工艺、三维工艺等在内的设计工作;第四,生产运营体系;第五,数据化管理的推进;第六,智能产品设计、产品质量监控等;第七,数据的梳理和标准化;第八,完整的智能工厂蓝图设计。

其中,需要强调的是,自动化改造是从单人的自动化到产线的自动化再到车间自动化逐层推进的,最重要的就在于推进的节奏、工装夹具的设计以及集成的设计。同时,数据作为新的生产要素,从数据采集、梳理、分析到赋能业务,每一个环节也都充满了挑战。杜玮建议,根据管理幅度和重点的不同,企业可以对数据进行分层分类管理,同的类别对应不同的管理方式。

“最终我们的目的是应用数字化技术来改造整个企业的核心业务,提升供应链,实现少人化。”杜玮说。

考虑具体场景与具体问题

具体来说,我们看到工业互联网正在改变传统的纵型软件架构,尤其是灵活、可移动、高带宽、低时延和高可靠性的5G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引入之后,以工业互联网为基础的智能制造或将颠覆过去的许多生产模式。

那么,对于企业来说,现阶段需要做好哪些准备工作?微软中国首席创新技术顾问徐玉涛表示,首先,企业必须要有OT的基础,实现流程联网;其次,实现数据的合理管理,并与业务产生良性的连接;其三,实现数据融合,形成业务闭环。

“非常重要的是,企业一定要考虑好把智能化的决策能力布在哪些具体场景,基于这一考量,物联网将是实现企业智能化的前提和基础,加上5G的引入,未来的计算变得无处不在。”徐玉涛强调。

微软中国首席创新技术顾问徐玉涛

另一方面,数据中台、微服务等概念的引入,也将成为制造企业重构信息架构、重塑业务流程的关键所在。由于市场环境的快速变化,要求企业也要具备灵活且高效的响应速度,这对企业的IT架构提出了非常高的要求。过去,往往是业务部门根据计划给IT部门提出相关需求,IT部门有较长的反应时间,而现在,我们必须根据市场的实时变化做出实时的应对,同时还要打通数据壁垒,按需调整、灵活应对。对于企业来说,这带来了非常大的挑战。

“中台的模式,解决的正是包括系统整合、历史数据整合、应用迁移、统一管理和协同等这一系列问题。”奥哲科技资深产品顾问丁谋光表示,“对此,奥哲对应提出了管理中台的概念,包含数据中台和业务中台两方面,希望可以借此连接企业全部管理场景,实现管理数字化和智能化,提高企业管理效率和员工体验,降低管理风险。”

哲科技资深产品顾问丁谋光

除此之外,作为数字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如何通过移动设备、移动应用帮助企业提高生产效率、工作效率和IT运维效率也成为许多企业正在做的事情。指掌易资深售前顾问郉怡平对此强调,随着移动化的日渐普及,网络边界也将逐步弱化,而这,讲给企业带来新的安全风险。比如,移动设备丢失、账号密码被盗等等。因此,企业还必须考虑在移动办公的同时,保障数据的安全性。

指掌易资深售前顾问郉怡平

企业转型实践与探索

无论如何,如今越来越多的企业已经迈出了数字化转型的步伐,并且在实践中汲取经验,不断探索。青岛纺机的信息中主任尹克重在会上介绍了青岛纺机的数字化现状,她表示,企业数字化转型会涉及企业业务的方方面面,包括制造资源管理、现场运行管理、物料管控、生产过程管控、生产质量管控、研发生产一体化、数据分析、办公流程优化等等。

“对此,企业一定要放弃孤岛式的思维,要考虑整套方案,要协调各部门之间的协作,不要做孤立的事情。所以,企业一把手的推动非常重要。与此同时,还要多学习、多参观、多借鉴。”尹克重表示。

青岛纺机的信息中主任尹克重

在这方面,瑞阳制药的数字化之路走得更加果决。据瑞阳制药信息中心主任赵新江介绍,从2017年开始,瑞阳制药就大规模投入了自动化、智能化设备,包括图像识别、机器人、自动称重、配药全自动调节、自动灯检等等。如今,其内部已经通过模块控制、伺服驱动、网络连接等方式,实现了车间各工序、各设备的智能化操作。“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加速构建智能生产网络,向智能化和网络化方向升级,为智慧工厂建设提供基础,加快企业物联网的全面升级。”赵新江透露。

瑞阳制药信息中心主任赵新江

所有变化的背后都需要人才的支持,而在数字化的背后,企业需要的将是复合型的人才。谈及人才,上海劳勤联席CEO王立银介绍了数字化时代的企业人力资本转型。他认为,随着企业管理越来越扁平化、流程化和网络化,组织管理的结构将变得越来越清晰、简单,尤其是在90后全面打入职场的当下,管理问题再次成为一个棘手的课题。而数字化技术的应用,将在这一过程中进一步激活人的能力,并达到降本增效的目的。

上海劳勤联席CEO王立银

举例来说,可以通过系统对员工性格、爱好、特点等进行分析,打造企业的“同理心”。比如,在世界杯期间减少安排足球迷的加班情况;在消费管理模块为员工推送营养搭配智能排餐;在派单模块设置自主选择工作模式的选项等等。最终,提高员工的工作效率以及积极性和满意度。除此之外,根据数据分析的结果,还可以帮助企业实现最优的智能排班和人员配置最大化每个人的价值,节约人力与物力。

在论坛最后,昆山CIO联盟会长曹斌与山东CIO联盟秘书长晨曦、台湾CIO协会产业召集人施鑫泽、大连CIO协会秘书长张亚东、武汉信息化促进会秘书长胡颲、淄博CIO联盟秘书长吕修廷共同探讨了我国各地区的数字化转型现状

数字化转型成“唯一出路”,制造业未来的可能性在哪?[0]

转发就是我们的动力!戳下面按钮转发吧!

艾博网 Copyright @ 2017-2020 All Rights Reserved


?
?